欢迎来到 - 瑞典美文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历史故事 >

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心豫剧院排练演出新编历史故事剧《薄姬》

时间:2017-12-12 01:29 点击:
□陈 岭沧桑岁月,风雨历程,上善若水济苍生。忧国恤民,忍辱负重,厚德载物集大成。 伴随着苍劲雄浑的主题歌旋律,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历...

□陈 岭
“沧桑岁月,风雨历程,
上善若水济苍生。
忧国恤民,忍辱负重,
厚德载物集大成。”

伴随着苍劲雄浑的主题歌旋律,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历史故事,呈现于当今的戏曲舞台。以“母德慈仁”、上善若水的伟大民族精神,演绎出有较深层次的文化含量,给人以心灵震撼的新编历史故事剧《薄姬》,由平顶山市戏剧研究中心豫剧院排练演出,于2017年8月23日在平舆县艺术中心剧场亮相,为第十四届河南省戏剧大赛暨新创剧目展演活动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该剧讲述的是,西汉初年,饱受楚汉相争战乱之苦的民女薄杏儿,被掳到汉宫沦为地位低下的织女。为救私逃出宫就要被仗毙的织女子寒,她冒死拦截圣驾,以德孝大义说服刘邦放子寒回乡侍母。刘邦被其德孝之举和仁爱之心所打动,当即册封她为薄姬,但也因此遭到吕后的嫉恨。薄姬在激烈的宫廷斗争中忍辱负重、励志图强,以韬光养晦的智慧,以坚韧不拔的心志,以卓然不群的才干,经过多年的艰辛努力,逐步登上权力巅峰,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实现了她辅佐儿子刘恒广施仁孝、推行仁政、富国强民的宏伟梦想,促成了“文景之治”太平盛世的形成。

豫剧《薄姬》由编剧司花枝,导演赵鲁生、张建伟,作曲郭永杰,配器王海军等主创。国家一级演员楚淑珍领衔主演(饰薄姬),主要演员有韦新荣、刘宏许、仝玉洁、田永召等。该团阵容整齐,台风严谨,成功演出。一个“母德慈仁”的艺术形象跃然于灿若星河的中华戏曲人物长廊之中。

该剧的成功展示,剧本基础、导演功力、演员表演至关重要,但笔者认为,音乐唱腔、舞美设计两大亮点的支撑更功不可没。

一、音乐、唱腔是戏曲的灵魂。纵观全剧的演出,有整体构思的音乐形象,有比较讲究的谋篇布局,有无论是抒情或叙事都能做到音乐逻辑与形象逻辑的较好结合。聆听唱腔音乐,可谓是:音乐大气唱腔美,旋律流畅韵味儿足。如核心唱段“黄河水渐行渐远奔腾流淌”,在一个充满追忆、遐想,经过重新设置的二八过门后,“黄河水”、“渐行渐远”、“奔腾流淌”三个词组,以委婉的旋律、鲜明的戏曲性律动,层层递进至人物的性格和情感历程之中。通过演员的演唱,犹如悠悠黄河之水就在眼前,又渐行渐远地奔腾流淌而去。特别是“流淌”的“淌”字声腔,真乃点睛之笔。曲式从降e调的6音渐渐下滑到四小节的2音,再缓缓回旋到观众熟悉的豫剧声腔3音上,薄姬那极目远眺、水势渐弱的精神感染了观众。旋律接着是深情咏叹、缅怀。当主人公唱到“他把这德孝珠送我手上,我手发僵、脚发僵,浑身发僵”时,音乐节奏突然从一板一眼转至板、板、板的节奏,词曲结合紧密,意真情切,让笔者胸堵气咽透不过气来。直到“我亲手把儿交他父王,大孝天下永兴汉邦”,那激昂上行充满张力的旋律进行时,才云净天开、暖意洋洋。

唱腔音乐是体现剧种风格的根本,声腔艺术是塑造感人艺术形象的重要手段。曲作者充分发挥豫剧唱腔音乐特点,剧中的抒情和叙事唱段,在表现戏曲冲突中的人物情感方面都有独到之处。如薄姬的对手吕后的“金钟响闷沉沉萧杀报险,玉鼓摧声声颤令人心寒”唱段,作曲者用的是最能体现豫剧风格的板式——慢板,唱腔的旋律多在低音区进行,把吕后危机四伏、惴惴不安的心情刻画得入木三分。再如薄姬的“叩太后拜太后叩拜太后,薄姬我多少话如鲠在喉”唱段,二八板式,通过其基础旋律的紧缩及扩展,二十多句的唱词一气呵成,把薄姬忍辱负重、深明大义的品格栩栩如生展现给观众。

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剧唱腔音乐的配器及乐队伴奏。三分唱,七分场面,这是梨园行话。配器的优劣牵扯到乐队能否有均衡的、有良好律动秩序的共鸣效果。看罢《薄姬》的演出,同行们都夸配器写得层次分明,注意了音色、音区、力度等方面的对比,丰富了乐队伴奏情感,为塑造人物形象,揭示心理变化,与声腔融为一体铺设了音乐通途。

当我为该剧作曲、配器点赞的同时,突然想起两位主创人员“成绩是老师辅导的结果。核心、重要唱段都是老师改唱词、定旋律、说配器”的真诚表露,不由我对这位幕后高人肃然起敬。提携后进,无私奉献,这才是梨园行的精气神,这才是戏曲发展的定海神针!

二、《薄姬》一剧的舞台美术呈现,可谓气势恢宏、美轮美奂。根据剧本内容和演出要求,在统一艺术构思中,光与色的配合渲染了舞台气氛,塑造了剧中人物的外部形象。七场戏的演出无论是布景设置,还是服装造型、灯光变幻皆有可圈可点之处:

一是布景简洁大气,虚实相应。色彩、图型设计以一种别具意韵的形式美,使演出的外部形象得到升华。

二是裙裾飘飘,五彩斑斓。服装造型不但体现了时代(西汉)时空(宫廷)感,更起到了提升演员外部形象和辅助演员表演的双重效果。

三是灯光明暗效果,冷暖色调的变化,定点追光的设置,充分发挥了渲染气氛、增强节奏、创造特效的功能,做到了为剧情服务,为剧中人的心理变化造势的总体要求。

此曲只应天上有,声色结合奇妙多。纵观《薄姬》一剧的演出,音乐唱腔、舞台美术是在共同营造着具有声、光、色多维因素的视觉和听觉创意空间,并取得了可喜可贺的不俗成绩。

走笔至此,余兴仍酣,七不隆咚呛!较好的声、光、色完美结合,好听、好看,陶醉了听众,饱了我这看戏人的眼福。

豫剧《薄姬》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